<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軟銀放棄收購30億美元WeWork股份

        軟銀集團4月2日表示,由于某些條件不滿足,該公司已終止了對至多30億美元WeWork股份的收購要約,延續了近期軟銀對投資項目的融資中斷趨勢。

        這家日本科技投資公司稱,WeWork聯合創始人、前首席執行長諾依曼及其家人以及Benchmark Capital等機構投資者原本將從該收購要約中獲益最多。該公司表示,終止收購要約不會對WeWork的運營產生任何影響。

        軟銀稱,雙方在2019年10月達成協議后,出現了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調查,這是該公司放棄交易的原因之一。該公司還提到了世界各國政府為控制新冠病毒疫情而實施的限制措施,這些措施正在影響WeWork的運營。

        按照軟銀和WeWork此前簽署的協議,軟銀同意了一份95億美元的拯救WeWork計劃,包括從公司股東手中購買價值約30億美元的股份。另外,軟銀還向該公司提供了65億美元的債務和股權融資。

        軟銀表示,將不再計入此前預期將因收購要約而產生的非運營虧損。

        WeWork的兩名獨立董事表示,如果軟銀退出,他們將考慮采取法律行動。風投公司Benchmark Capital發言人布魯斯·鄧利維和另一位獨立董事雷·弗蘭克福特在聲明中說:“WeWork董事會的特別委員會仍然致力于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動,以確保軟銀向員工和股東承諾的投標報價得以完成。它試圖不完成交易的借口是不恰當和不誠實的。”

        據悉,在這份價值30億美元的要約收購交易中,絕大部分資金將會流向WeWork的5位股東,其中包括諾依曼和Benchmark Capital。如果交易失敗,它將對WeWork的工作產生影響。作為交易的一部分,公司只有在完成股權收購后,才能從軟銀獲得11億美元的債務融資。

        這是今年以來軟銀一系列中斷項目融資或減持的最新舉動,此前其對美國創業型公司衛星服務運營商OneWeb停止融資,導致該公司資金流斷鏈而破產。

        OneWeb日前宣布申請破產保護,據悉,公司破產直接原因是軟銀和OneWeb之間的談判破裂,一筆高達20億美元的投資流產。“雖然公司接近獲得融資,但是由于與新冠肺炎疫情擴散相關的財務影響和市場動蕩,融資始終沒有進展。”該公司在聲明中寫到。(記者 閆磊)

        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務民族企業,助力中國品牌

        新華社品族品牌工程

        [責任編輯:韓延妍]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