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10萬生命隕落,政治霸凌科學的惡果

        新華財經紐約5月28日電  美國新冠疫情死亡人數27日突破10萬大關,同時感染確診人數逼近170萬,數字之高遠超其他任何國家。

        作為世界上科學最發達、醫療技術最先進、醫療設施最完備的國家,美國卻占據了全球七分之二的新冠死亡病例。這一令世界訝異的數字背后,是政治凌駕于科學之上的荒謬現實導致的惡果。

        荒謬之一,科學“靠邊站”。如果說疫情發生之初,把新冠病毒看作流感病毒可能還只是美國決策者判斷失誤,那么后來一再錯過糾錯機會,卻是政治因素作怪。美國不缺專業的醫療人員,疫情發生后也沒少收到專家們的建議,但決策者們直接選擇無視。

        盡管專家一再告誡,過早重啟經濟將導致疫情反彈并引發第二波疫情,白宮決策者卻為了政治需要而強行推進重啟計劃,將疾控中心制定的“復工指引”束之高閣。其惡果就是已有17個州重啟不久就遭遇疫情反彈。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員復工且防護措施不到位,疫情在美國第二次暴發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荒謬之二,打壓“吹哨人”??纯疵绹咔?ldquo;吹哨者”們的命運:華盛頓大學傳染病學專家朱海倫1月份就美國內疫情“吹哨”,隨后被下封口令,2月她的實驗室被下令停止檢測;4月初,“西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艦艦長布雷特·克羅澤因寫求助信被免職;5月中旬,負責疫苗研發的高級衛生官員里克·布萊特因堅持己見而遭解雇。

        白宮應對新冠病毒特別小組重要成員、知名傳染病學家安東尼·福奇堅持以專業誠實態度將科學真相告知公眾,卻多次受到高層冷遇,甚至遭到極右翼分子的人身威脅。當福奇說實際死亡人數 “幾乎肯定要高于”官方統計時,白宮決策者們卻認為死亡數據被高估了,并向各州施壓調整統計數據。

        荒謬之三,誤導公眾。在美國,就連是否戴口罩也成了政治選邊站的標志。一些急于重啟經濟的官員為了淡化疫情嚴重程度,故意在公眾場合不戴口罩,盡管戴口罩早已被證明是非常有效的防控措施。輿論廣泛認為,疫情發展到如此嚴重地步,與一些官員對公眾的誤導有很大關系。

        荒謬之四,花式亂甩鍋。疫情初期,白宮決策者對中國的抗疫努力贊賞有加。隨著國內疫情失控,害怕反對黨和公眾追責的白宮就開始調轉風向,栽贓中國。從污稱“中國病毒”到“病毒來自中國實驗室”,一系列栽贓行動被國際機構和專家以科學和事實為據駁斥后,為持續轉移公眾視線又試圖以所謂“中國信息不透明”等追責中國,結果同樣被證實為子虛烏有的謊言。

        自詡全球抗疫“領導者”的美國還將世界衛生組織當做替罪羊和攻擊標靶,不顧國內外普遍反對強行中斷對世衛組織的資金支持,原因同樣是世衛組織的科學指引和合理建議不合他們的胃口。

        隨著疫情發展,人們看到了越來越多不可理喻的事情:對內打壓理性聲音,依政治需要而不是科學研究制定疫情應對舉措;對外推責“潑臟水”,竭盡所能轉移國民視線。正是一些反智的美國政客,以政治霸凌科學,汲汲追逐個人政治前途和政黨利益,無視民眾生命和國家利益,才造成疫情失控,釀成今日惡果。

        如今,糟糕的應對讓美國新冠死亡人數居高不下,任何粉飾企圖都是枉然。美國執政者應及早回歸理性,尊重科學,避免第二波疫情暴發奪走更多無辜者的生命。

        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務民族企業,助力中國品牌

        新華社品族品牌工程

        [責任編輯:王靜]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