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重磅丨成員數增至103個,金立群連任亞投行行長

        過去4年多來,亞投行成員數由成立時的57個增至103個,覆蓋亞洲、歐洲、北美洲、南美洲、非洲和大洋洲,成為僅次于世界銀行的全球第二大多邊開發機構。

        7月28日,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第五屆理事會年會上,本屆理事會主席、中國財政部長劉昆宣布,亞投行理事會根據《亞投行行長選舉規則》和《亞投行行長選舉程序》對第二任行長的選舉結果:理事會以鼓掌通過的方式,選舉金立群為亞投行第二任行長。金立群將于2021年1月16日就任第二任行長,任期5年。

        “非常榮幸能與大家一道,在過去幾年里為銀行長期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苯鹆⑷罕硎?,“我們建立了高標準的治理架構,投資多個惠及民生的項目,積極活躍在國際資本市場。亞投行發展取得的可喜成果,離不開董事會和全體員工的共同努力,以及各成員和發展伙伴的大力支持?!?/p>

        28日,亞投行理事會批準利比里亞加入亞投行。至此,亞投行的非洲國家獲批成員總數達到19個,該國成為亞投行的第103個成員。

        在金立群就任首任行長期間,亞投行的成員數量從創始時的57個,增加至來自世界各地的100多個成員。亞投行始終保持三大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給予的AAA最高信用評級,并保持穩定的評級展望。聯合國高度肯定亞投行對發展使命作出的貢獻,授予亞投行聯合國大會永久觀察員地位。

        截至目前,亞投行共批準了87個項目,遍及24個經濟體,投資總額超過196億美元,涵蓋能源、交通、通信、農業基礎設施、水利和水環境、環境保護、城市發展以及物流設施等行業。

        “展望未來十年,我們將繼續擴大投資,從核心的基礎設施領域,伸延到面向未來的基礎設施,聚焦應對氣候變化,加強亞洲地區互聯互通,動員私營資本,縮小亞洲和其他地區的數字鴻溝?!?金立群說,“我期待繼續為亞投行成員服務,致力于推進多邊合作,為推動亞洲的持續繁榮發展作出貢獻?!?/p>

        在連任后的首場記者會上,金立群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給亞洲成員的生命和經濟造成了沉重的打擊。亞投行正在致力于幫助這些成員在抗擊疫情的同時維持經濟發展。在疫情暴發后,亞投行成立了“新冠肺炎危機恢復基金”,為成員提供預算支持和流動性支持。該基金的初始額度為50億美元,隨即很快追加至100億美元,之后又提升至130億美元。

        這是亞投行在全球疫情危機這一特殊形勢下推出的非常規舉措,特點是能夠快速靈活地響應成員的應急融資需求。據悉,在短短3個多月的時間里,亞投行已使用該基金向12個成員累計批準了16個貸款項目,總貸款額近59億美元,惠及成員包括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印度、菲律賓、哈薩克斯坦、土耳其、格魯吉亞……

        “除此之外,亞投行將繼續為成員的常規醫療項目提供資金。作為一家專注于基礎設施的開發銀行,我們當然會努力盡快恢復正常業務?!苯鹆⑷簩Ρ緢笥浾哒f,“目前,我們正在處理緊急需求。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我們將盡快開啟常規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資?!?/p>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王義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亞投行在全球治理中至少扮演了三個重要角色。首先,作為新型多邊開發銀行,它代表了一種全新的全球金融治理模式。它由中國率先發起成立,立足亞洲、面向世界,立足基建、面向互聯互通,堅持開放、包容的理念。

        王義桅說,雖然中國是亞投行的發起國,也是最大出資國,但是獲得最多融資支持的卻是印度,印度在亞投行也有很大的影響力。亞投行還吸引了諸多發達國家踴躍參與。根據協議方案,在資本金中,75%分配給亞洲域內國家,而25%分配給包括歐洲在內的域外國家。這些都充分體現了亞投行的包容性。

        亞投行對全球治理的第二個貢獻是聚焦基礎設施投資。在王義桅看來,長期以來,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導致基礎設施投資嚴重短缺,因為資本都流向了利潤最高的房地產和金融領域。如今,很多發展中國家都希望學習中國“要致富,先修路”的經驗。亞投行實際上就借鑒了中國開發性金融機構和世界銀行的經驗,致力于幫助發展中國家打造經濟長遠發展的基礎,對脫虛向實、改善民生、創造就業起到了重要作用。

        最后,王義桅指出,亞投行對全球治理的第三個貢獻,是真正體現了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治理中的不同的看法,而且是聚焦發展中國家最緊缺的基礎設施建設。同時,亞投行實現了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的良性互動,“這就是英國當初會不顧美國反對成為首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大國的原因?!?/p>

        編輯:趙鼎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務民族企業,助力中國品牌

        新華社品族品牌工程

        [責任編輯:趙鼎]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