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見聞】埃及的通脹之憂:歷史現實交織 生活成本驟增

        新華財經開羅8月15日電(記者 閆婧 李碧念)對于很多埃及家庭主婦來說,如何讓家人在有限的經費條件下吃飽又吃好是她們現在面臨的一大難題。自今年4月以來,埃及食用油、牛肉、羊肉、蔬菜等家庭必需品價格大幅上漲。7月下旬穆斯林傳統節日宰牲節前夕,肉類、蔬菜價格更是飛漲。

        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近10年來埃及年度通貨膨脹率一直居高不下,2014至2018年通脹率一直保持在10%以上。2016年埃及開始實施經濟改革,當年通脹率達到13%,2017年通脹率高達29%。隨著經濟改革效果逐步顯現,埃及通脹率也逐年下降。2019年通脹率降為9.1%,2020年降至5%。

        通貨膨脹之下 民眾生活成本驟增

        圖為開羅馬阿迪區一家中國超市。(新華財經記者 閆婧攝)

        物價上漲對一些埃及中餐廳的經營造成嚴重影響。開羅馬阿迪區一家中餐廳的經營者楊燦告訴記者,五年前他來到埃及創業,目前埃及物價幾乎在五年前基礎上翻倍。去年底,他接手中餐廳以來,食用油、雞牛羊肉、蔬菜價格更是上漲明顯,食用油從每桶80埃鎊上漲至110埃鎊。物價上漲給疫情中勉強維持的餐廳經營造成不小壓力,由于害怕失去顧客,餐廳只能苦苦堅持不漲價。

        記者近日在埃及幾家大型超市走訪發現,一公斤牛肉價格大約在180埃鎊(約合74元人民幣),一公斤羊肉140埃鎊左右,一公斤洋蔥約25至30埃鎊,一公斤大蒜50埃鎊,一公斤蘋果價格為25至30埃鎊不等。當地朋友瑪爾瓦·葉海亞告訴記者,目前一個三口之家,每個月至少需要花費4000埃鎊才能過上比較體面的生活,而對于一些低收入家庭來說牛羊肉和水果已經成為“奢侈品”。

        圖為開羅市民在超市選購牛奶。(新華財經記者 閆婧攝)

        埃及總統塞西8月初參加活動時表示,30年來埃及國內面包價格一直保持在0.05埃鎊一個,為節省政府預算,必須改變這種情況,將更多資金用于為在校學生提供食品。埃及供應部(Ministry of Supply)隨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正在研究總統的這一提議,將盡快做出決定。一系列表態無疑將引發民眾對物價再次上漲的擔憂。

        埃及財政部長馬伊特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埃及一個面包的價格為0.65埃鎊,其中民眾只需支付0.05埃鎊,其余部分政府以補貼形式發放給面包生產作坊。官方數據顯示,埃及每年政府預算中用于面包補貼部分超過3300億埃鎊。在埃及政府逐步取消各類補貼的大背景下,取消對面包的補貼似乎在情理之中。

        油品電價連漲 運營成本逐年上漲

        事實上,在這輪漲價之前,埃及成品油、電力等價格已經在多年以前“先漲為敬”。自2014年以來,埃及成品油價格已上漲近十倍。

        在一家外國機構工作的馬哈茂德·富利告訴記者,以92號汽油為例,2014年售價僅為每升2.6埃鎊,2016年隨著埃及政府實施埃鎊匯率自由浮動后,埃鎊大幅貶值,92號汽油價格升至每升3.5埃鎊。今年7月,埃及政府宣布再次上調成品油價格,其中92號汽油價格提高至8埃鎊。

        富利在埃及屬于高收入人群,汽油價格上漲對他的日常生活影響不大,但是埃及有大量出租車、網約車、“突突車”司機等,汽油價格上漲將大幅增加他們的運營成本。據了解,在埃及約有十萬輛“突突車”。在開羅較為落后的社區,“突突車”隨處可見,它們是低收入人群出行的唯一選擇,成品油價格上漲無疑將傳導至低收入人群的出行。

        埃及電價也在逐年上漲。本月,埃及政府公布最新階梯電價,在此前基礎上,每一層階梯電價均有所上調,漲幅10%至20%不等。按照居民用電額,最新階梯電價分為7級,居民每月用電0-200度,電價為每度0.48至0.77埃鎊不等;每月用電200度以上,電價為每度1.06埃鎊至1.45埃鎊不等。對于低收入人群,埃及政府提供電力補貼,其中每月用電50度以下,政府補貼60%。

        2014年以前,埃及電力短缺,用電高峰斷電時常發生。此后,埃及政府逐步加強電力設施建設,到2020年埃及電力裝機容量超過5.9萬兆瓦,不僅實現電力自給自足,還出口至利比亞、約旦和蘇丹等國。對于此輪電價上調,埃及電力和可再生能源部解釋說,目前埃及居民用電價格仍然低于發電成本,政府必須上調電價以使生產成本和消費價格持平,實現電力生產的可持續發展。

        歷史現實交織 多重原因導致通脹

        埃及物價上漲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歷史因素,也有現實原因。首先,政府取消補貼是導致物價上漲的直接原因。2016年,塞西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達成協議,IMF為埃及政府提供120億美元貸款,前提是埃及政府實施緊縮政策和使埃鎊匯率自由浮動。為此,埃及政府正逐步取消對肉類、蔬菜等生活必需品的補貼,使得物價上漲成為必然。

        其次,埃鎊匯率自由浮動,埃鎊大幅貶值導致進口商品價格上漲。根據與IMF達成的協議,2016年11月3日,埃及政府宣布放棄對匯率的控制,允許匯率自由浮動,當天埃鎊兌美元匯率跌至1:13,到2018年8月,埃鎊兌美元匯率已跌至1:18,此舉導致埃及國內進口商品價格飛漲,尤其是進口水果和電子產品。

        從現實情況來看,埃及人口規模不斷擴大帶來旺盛的需求。2020年2月,埃及人口已經突破1億,且出生率一直居高不下,埃及人口以每年250萬左右的速度增長。

        據聯合國估計,如果人口出生率維持在目前水平,到2030年埃及人口將增至1.28億。埃及國土面積超過100萬平方公里,但適應適宜人類居住和可耕地僅局限在尼羅河兩岸5公里的范圍內,人與資源的矛盾十分突出,大量生活必需品依賴進口。在全球通貨膨脹的情況下,埃及很難獨善其身。

        圖為埃及低收入人群居住的社區的一角。(新華財經記者 隋先凱攝)

        根據埃及央行的數據,埃及目前仍有至少29%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對于低收入人群,埃及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提供電力補貼、食品補貼等。如果埃及政府大幅削減補貼,無疑將給低收入人群的基本生活帶來不少挑戰。

        編輯:胡辰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新華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務民族企業,助力中國品牌

        新華社品族品牌工程

        [責任編輯:胡辰]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