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首頁 > 今日觀察 > 正文

        【新華解讀】寬信用成色仍待驗證 后續結構性貨幣政策或發力

        新華財經|2022年04月21日
        閱讀量:

        在明明看來,LPR下調預期落空,寬信用成色仍待驗證;預計后續寬松貨幣政策不會急于退出,而會將重心轉向結構性貨幣政策。

        新華財經北京4月21日電(記者 韓婕) 在人民銀行4月正式宣布降準后,綜合考慮當前疫情波動下的宏觀經濟形勢以及房地產運行狀況,本月LPR保持不變,業內認為,在降成本和寬信用目標下,持續向實體經濟合理讓利、降低綜合融資成本的趨勢沒有變,后續結構性貨幣政策發力的可能性較高,寬信用成色仍待驗證。

        LPR為何連續3個月持平?

        據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2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4月20日,1年期LPR為3.7%,5年期以上LPR為4.6%。兩個品種LPR均與上月持平,截至本次報價,LPR已連續3個月維持不變。對于在央行4月正式宣布降準后,為何出現LPR下調預期落空,東吳證券分析師陶川告訴記者,剔除央行收回MLF資金規模后,本次降準較此前兩輪少釋放近2000億元長期資金。若疊加央行已向中央財政上繳6000億元結存利潤,近期央行所釋放的中長期資金并不少。然而若對比降準對銀行資金成本的影響,本次降準僅有助于降低金融機構資金成本每年約65億元,且18家報價行并不在定向降準所涉銀行范疇之列??紤]到貨幣的乘數效率,此次降準僅降低報價行資金成本約1.5bp,不及5bp的步長,因此本月兩期限LPR未見降低。

        在陶川看來,由于2021年12月的降準與2022年1月的降息均對LPR形成了非對稱影響,因此此前一年期與五年期LPR點差于1月降息后擴大10bp至0.9%?!霸诮禍式迪⒖臻g有限的背景下,今年以來央行所推出的23條舉措都未能推動本月LPR下降略低于預期,預計后續央行將發力重點集中在如何推動LPR下降上?!?/p>

        盡管降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引導LPR下行,但鑒于本次降準力度有限,且MLF利率作為LPR報價的主要指導,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首席FICC分析師明明認為,MLF利率不變則LPR下調存在阻力。明明告訴記者,本次央行降準預計對銀行負債成本下行的影響僅為65億元,難以帶動LPR下調,且在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鼓勵部分中小銀行存款利率浮動上限下調10個基點的背景下,雖存款利率報價下調有助于降低銀行負債成本,但落地與效果顯現仍需時間,LPR調整缺乏政策下行引導,效果有待觀察。

        后續結構性貨幣政策發力可能性高

        在明明看來,LPR下調預期落空,寬信用成色仍待驗證。在國際關系日趨復雜、中美經濟周期背離、疫情防控等多因素持續影響下,面對美聯儲緊縮貨幣政策操作對國內貨幣政策操作存在一定約束,明明判斷LPR報價下調存在一定阻力,預計后續寬松貨幣政策不會急于退出,而會將重心轉向結構性貨幣政策,向結構性支持發力。

        “雖然近期多項寬松貨幣政策落地,進一步寬松的政策空間縮窄,但在局部地區疫情拖累穩增長寬信用進程的背景下,預計貨幣政策寬松取向不會扭轉,但后續貨幣政策或將逐漸轉向結構性支持為主”,明明告訴記者,近日,央行《關于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金融服務的通知》中強調要發揮貨幣政策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加大對受疫情影響行業、企業、人群等金融支持,預計未來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產業政策將形成政策合力、會一定程度上抵消疫情對經濟的影響,而結構性貨幣政策也將發力。

        鑒于下一步央行將繼續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陶川預計,后續央行或以降低銀行資金成本為手段推動LPR進一步下降,同時運用好結構性貨幣工具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精準發力,增量續作MLF、OMO以維持流動性合理寬?;驅⑹枪_市場操作的主要發力方式,而調整存款基準利率相關政策或是未來貨幣政策發力的主要手段。


        編輯:胡玉婷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收藏
        {{likeTotal}}
        好文章,需要鼓勵
        評論
        登錄后發表您的觀點
        最新評論
        • {{item.username}}

          {{item.commentcontent}}

          {{item.createTime}}
        暫無評論
        傳播矩陣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