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s>
<rp id="t3sub"><samp id="t3sub"></samp></rp>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listing id="t3sub"></listing></samp></button>

    1. <button id="t3sub"><samp id="t3sub"><menuitem id="t3sub"></menuitem></samp></button>
      1. <tbody id="t3sub"><pre id="t3sub"></pre></tbody>
        <tbody id="t3sub"><p id="t3sub"></p></tbody>
        <th id="t3sub"></th>

        首頁 > 要聞 > 正文

        日本債市雙面觀:連續八周拋售海外債券 本國債券“逆勢”走強

        新華財經|2022年07月22日
        閱讀量:

        全球通脹、海外央行加息浪潮下,日本央行依然維持負利率+YCC(收益率曲線控制)的貨幣政策,帶動日債收益率曲線繼續下移,也令上月開始押注日本貨幣政策轉緊的空頭力量大失所望。

        新華財經北京7月22日電(王菁)全球通脹、海外央行加息浪潮下,日本央行依然維持負利率+YCC(收益率曲線控制)的貨幣政策,帶動日債收益率曲線繼續下移,也令上月開始押注日本貨幣政策轉緊的空頭力量大失所望。得益于日本央行的堅定購債計劃,該國本土交易商配置日債熱情得以延續。

        6月中旬,海外投資者曾大幅押注日本央行調整貨幣政策,放寬YCC區間。擁擠的空頭涌入日本國債期貨市場,一度觸發熔斷。這使得日本央行不得不在本國市場上不惜一切代價購買日本國債,單周購買量曾超5萬億日元,創歷史新高。

        不過,即使日本央行短暫的平息了此次風波,該國同樣面臨較為嚴重的通脹,并且日元持續大幅貶值,數據顯示,近兩個月日本投資者持續賣出海外債券,表明該國市場對于日本央行政策延續性的擔憂仍存,因此提前小幅拋售外債。

        市場人士認為,日本是美債第一大持有國,若日本央行有朝一日收緊,將引發投資者拋售美債,推動美債利率進一步上行。近期美債利率已經屢創新高,若日本投資者對海外債券的配置熱情繼續降溫,或將引發全球新一輪“緊縮交易”。

        日本投資者連續八周減持海外債券 日本央行在本國購債步伐堅定

        在全球通脹加速以及美聯儲加息的影響下,日本投資者對海外債券的需求降低,當前已連續第八周減持海外債券。據日本財務省數據,截至7月16日當周,日本投資者減持海外中長期債券9196億日元,減持短期債券902億日元;海外投資者增持日本中長期債17535億日元,增持短債5266億日元。

        彭博數據顯示,這是自2005年有數據以來日本減持海外債券速度最快的一次。東京NLI研究所高級經濟學家津吉上野(Tsuyoshi Ueno)表示,對美國通脹持續惡化以及美債價格的進一步下跌的擔憂,抑制了他們購買海外債券的興趣,也有的人是為了減少損失而采取舉措。

        業內人士指出:“日本投資者購買海外債券可能會面臨持續更長時間的逆風,拋售潮可能會延續下去,只有當美國加息路徑的前景變得更加明朗以及美國收益率出現見頂信號時,單邊拋售的趨勢才可能會逆轉?!?/p>

        與此相對比,6月中旬,海外投資者在日本國債市場瘋狂拋售日本國債,導致10年期日本債券利率一度突破日本YCC(收益率曲線控制)的上限,挑戰日本央行維持貨幣政策的決心,而日本購買日本國債的單周購買規模創歷史新高。

        就在上日公布的最新利率決議中,日本央行堅持寬松路徑,將基準利率維持在歷史低點-0.1%,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維持在0%附近,并致力于將通脹推升至2%的穩定水平。作為刺激措施的一部分,日本央行表示將在每個工作日以0.25%收益率水平購買10年期日本國債,保持利率遠期指導不變。

        此后的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也反復強調,日本央行將繼續實施寬松的貨幣政策來支持經濟,不會改變旨在實現穩定、可持續通脹的政策立場,目前根本沒有考慮加息,也沒有計劃擴大收益率曲線控制(YCC)0.25%的上限范圍。

        市場觀點預測稱,若日本央行未來考慮調整YCC,并開始收緊貨幣政策,美債相對日債吸引力進一步減弱,勢必引發新一輪的拋售浪潮,勢必將推高美債利率。不過,目前日本央行天量購買日本國債,表達其捍衛其貨幣政策的決心。日本央行持有的日本國債越來越多,當前對賭日本央行貨幣政策轉向交易成功的可能性越來越低。

        通脹持續高企 日本政府下調本財年經濟增長預期

        隨著全球原材料價格上漲推高日本進口成本,日本經濟面臨壓力,日本通脹率連續第三個月高于日本央行的目標。日本內務部2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6月份,日本整體CPI上漲2.4%;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成本、但包括能源成本的核心CPI指數同比上漲2.2%。

        這一數據與市場預期中值相符,意味著日本通脹率連續第三個月高于日本央行設定的2%的目標,在此之前的5月和4月均為2.1%。此外,剔除了波動較大的食品和燃料成本的核心CPI指數在6月份同比上漲1.0%,是自2016年2月以來的最大同比漲幅。

        民生宏觀觀點指出,日本經濟未從疫情當中完全恢復,其經濟長期通縮的特性,制約了貨幣政策收緊的空間。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甚至衰退,日本央行貨幣政策轉向的可能性會越來越低,不必過分擔心其對美債造成沖擊的潛在風險。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政府計劃將2022財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從1月的3.2%下調至約2%,此舉是考慮到俄烏沖突和新冠疫情管控措施等因素造成的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加劇。日本政府還擔心價格上漲導致消費放緩以及新冠疫情卷土重來。

        盡管6月和7月貨幣政策會議上,日本央行維持貨幣政策,但其上調2022年通脹預測的動作,加上日元持續的貶值和日本政局的動蕩,仍讓市場擔憂日本貨幣政策收緊的可能。

        市場觀點稱,3月以來,美日利差開始走高,日元大幅貶值,若日本貨幣政策收緊將推升美債利率上行。美日貨幣政策長期背離,導致日本國內資產收益率低,日本國內資金大量不得不投向海外市場,尤其是美債市場,日本也成為全球美債第一大持有國,是美債市場中不可忽視的一部分。這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全球美元流動性循環模式的基礎。

        不過,目前全球經濟或邊際放緩,日本引發海外新一輪緊縮交易的可能性不大。2022年以來全球通脹中樞上移,導致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大幅抬升。尤其是美聯儲為代表的歐美央行,加息節奏逐步加快,緊縮交易大行其道。

        但日本經濟未從疫情當中完全恢復,其經濟長期通縮的特性,制約了貨幣政策收緊的空間。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甚至衰退,日本央行貨幣政策轉向的可能性會越來越低,不必過分擔心其對美債造成沖擊的潛在風險。


        編輯:史可


        聲明:新華財經為新華社承建的國家金融信息平臺。任何情況下,本平臺所發布的信息均不構成投資建議。

        新華財經聲明:本文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傳播矩陣
        支付成功!
        支付未成功
        2020文字幕在线中字